政治类
书名:《岭南万户皆春色:广东精准扶贫纪实》 一月人气:53
作者:丁燕 一周人气:5
定价:58 元 总数人气:817
ISBN号:78-7-218-14390-3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  
开本:16  
页数:256  
装帧:平装胶订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反映广东省脱贫攻坚工作进展与成就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新时代中国扶贫攻坚故事。作者深入走访广东省连樟村、斜周村、海丰县等多个贫困地区,与当地贫困村民、扶贫书记亲切交流,以质...

作者简介

丁燕,诗人、作家。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新疆哈密,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1993年至2010年生活在新疆乌鲁木齐,随后定居广东东莞。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作协理事,广东省作协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出版有《工厂女孩...

评论选读

1.本书是中国作家协会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创作工程作品之一,反映广东省贫困村在“精准扶贫”政策指导下的奋斗与蜕变。 2.作者曾获鲁迅文学奖、文津图书奖、百花文学奖等多项奖项,尤擅写作纪实文学,语言清新,叙述...

作品目录

目录:
序  幕    潮起珠江口  /  1
第一章    连樟村词典  /  5
第二章    斜周村的日日夜夜  /  123
第三章    海丰红色村庄的扶贫行动  /  181
尾  声    南海风更疾  /  250

精彩章节

书摘:

潮起珠江口
人不是干旱的子民,干旱的子民是各类沙漠。
人是湿润的子民。是湿润的海洋,湿润的江河,湿润的湖泊,湿润的坎儿井,湿润的细雨和雪花,哺育、喂养和滋润了它的子民。
有这样一条江——它发源于江西省信丰县,流经广东省南雄市、始兴县、曲江区、韶关市、英德市、清远市,在佛山市的三水区与西江相遇后,最终汇入南海。这条全长近580公里的大江,古时人称“溱水”,而现在,它却有多个称呼——从源头到韶关它被称为浈水和武水,在韶关之后它被称为北江,而在三水区之后它又被称为珠江。
珠江奔流不息,浩浩荡荡。是一股怎样的激情使然,让这条大江无往而不利,最终如一把利剑劈入南海?这条由北江、东江和西江汇聚而成的大江,是中国的第三条长河,也是中国南部最粗壮的一条血脉。和黄河之于黄土高原、长江之于江南水乡的重要性一样,珠江之于岭南大地实乃至关重要。珠江绝不只是一条流动的大江——珠江还为中国带来了“南方”这个词!珠江以自己的方式塑造了“南方”,影响了“南方”,最终,让“南方”的影响力蔓延至整个中华大地,乃至全世界。
珠江的重要性来自它由西向东运动时,对两岸所产生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又会不断地影响这些地区的地理、历史、经济、人文。当珠江以龙卷风般的威力席卷整个岭南时,它在入海口处形成了一个三角洲。这个名为珠江三角洲的地区,已和京津冀地区、长江三角洲地区一起,成为中国最为炽烈、活跃、激荡的三个核心地带。潮起潮落,风云变幻。珠江口的发展与变化,在改革开放这40多年里达到令世人惊叹的地步——在珠江三角洲两岸的城市群的土地面积不足全国的1%,但却创造出了全国GDP的13%!
那是一条江,那是一条不畏困难、勇往直前的大江!当最终进入南海时,涌起千堆雪般的滔天巨浪。原本,水珠是世间最微小、最柔弱、最稚嫩的事物,然而,当千万滴水珠汇聚在一起后,却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似乎能把一切障碍物推开,而创造出璀璨的奇迹。珠江是大自然赐予岭南的标志性“建筑”,就像珠穆朗玛峰代表着西藏,天山代表着新疆。生活在珠江两岸的人们,从古至今,无不从这条大江中获得食物、交易和信心;生活在珠江两岸的人们,从古至今,皆深谙珠江之习性,其行为举止自然和生活在平原或高原的人不同。这些大江、大河与大海的锻造,让他们更能适应变化,更具有创新意识,更勇于尝试“头啖汤”,更愿意“顶硬上”。
900多年前,苏东坡留下了“岭南万户皆春色”的诗句;700多年前,文天祥则留下了“零丁洋里叹零丁”的诗句;而在1978年7月,一家名为虎门手袋厂的企业出现在了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成为全中国第一个“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料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的简称)企业,就此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帷幕。40多年砥砺前行,如今的中国,业已成为世界强国。且看,那座连接香港、珠海和澳门的港珠澳大桥,如巨龙般横跨伶仃洋,将中国人的自信与梦想点燃。如今,湾区经济已成为国家战略,而地处珠江三角洲的粤港澳大湾区,将被打造成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将成为中国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孵化器和助推器。
北江是珠江的儿子。远远望去,那条青灰暗绿的长带子,正裹着水浮莲一路向下。当它从河川间流过,从田野里穿过,从城市旁滑过时,显得格外轻巧曼妙。是的,大多数时候,北江能心平气和、循规蹈矩地向前涌动。然而,有那么一个时刻,这条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那些原本柔顺的液体像通了电般可怕。江水冲垮了河川上的堤坝,吞噬了田野里的庄稼,还淹到了城市建筑物的台阶上。经过一番较量,最终,江水又回到了自己的主航道,慢慢平复了心情,继续按原定路线前行。人们在收拾烂摊子时虽满嘴抱怨,但很快就原谅了它。和一时的暴怒相比,北江带来的礼物实在慷慨——鲥鱼、银鱼、青鱼、草鱼、鲶鱼、鳊鱼、条鱼、鲮鱼、唇鱼、赤眼鳟、卷口鱼、瓣结鱼、桂华鲮、黄尾密鲴……单是这江里的鱼儿就多得数不清,更别说其他宝贝。
临江而建的假日酒店,每天都会迎来一批批客人,尤其是那些坐着旅游大巴而来的中老年人。他们惊叹于江边橘红色的游艇、墨绿色的棕榈树、蔚蓝色的游泳池、纯白色的沙滩椅,继而发出一阵阵惊呼。傍晚时分,当你从一座小桥穿过北江时,看到桥身下延伸出一条栈道,有三四十米,两侧密密麻麻停泊着五六十艘小木船,船舱旁横七竖八地插着许多木杆。那些木船的体积很小——有的在船舱上架起一个拱棚,有的就那么赤裸着,像你在新疆南部叶尔羌河上看到的独木舟。你看不清船舱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只能看到一个个模糊的圆包袱堆在船尾,太阳早已落山,整个江面陷入浓黑。从酒店招牌处辐射而来的黄色光芒,让黝黑的江水泛出粼粼的波光,像是撒了一把碎珍珠。
凌晨时分,当你从酒店窗口向下俯瞰时,发现昨晚挤挤挨挨的木船已驶走了大半,只剩下零星的七八条。现在,那小船就像显微镜下的草履虫,细小的身子晃悠在青绿的水面上,充满童话色彩。那些夜晚你看到的木杆全都被拔了出来,放在船身两侧。你能看清船舱里的渔网和圆包,但看不到一个人。你不禁思忖起来——仅仅眺望,便像是隔着毛玻璃看世界,一切都显得朦胧而模糊。你要从楼上走下来,你要穿过镇子,你要进入村子,你要站在田间地头,才能看得更清,看得更多。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9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