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综合类
书名:脑洞大会:真相可不止一个! 一月人气:235
作者:房昊、梅艺璇、皮中卫等 一周人气:45
定价:45.00 元 总数人气:5918
ISBN号:978-7-218-13331-7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9-1  
开本:32  
页数:300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关于“悬疑、探案”的短篇故事合集,书中由20篇故事组成,给读者呈现一篇篇精彩绝伦、脑洞大开、引人入胜的悬疑故事。在这本合集里,作者深谙悬疑故事的“套路”,永远让你猜到了结局又猜错了结局。 “不断出...

作者简介

脑洞故事板:上海金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故事孵化平台,也是市场上最早的故事平台,签约作者50+,泛合作作者200+,故事储备中短篇故事2000+篇,长篇故事50+篇,已出版单人作品集若干本以及合集《我的大脑失控了》...

评论选读

大咖云集:微博、知乎红人房昊/梅艺璇/灵魂厨娘/姚一十/皮中卫/蛋先生,网红男神女神段子手作者一锅端到你眼前! “脑洞故事板”100000+阅读量爆文集结,累计转发点赞量破十亿,新媒体平台实时1000%热度合集、 “脑洞...

作品目录

目录:
七芒星的诅咒文/皮中卫
如果回帖可以杀人   /姚一十
万家风云·消失的账册   /房昊
少年乌托邦·校庆时的那声枪响  /梅艺璇
超市狂想曲  /捌望月
草原上的七宗罪  /悟宅
疯狂的公爵夫人  /王长安
玩偶藏尸事件   /恶佛
危险的第六人格  /言笑语
大雪山下的阴谋  /迪诺
密室爱情逃脱计划  /安士白在诗外
两封遗书  /灵魂厨娘
鬼门线迷云  /火罐大公举
寻找姑获鸟·消失的婴儿 /秦芦花

精彩章节

七芒星的诅咒
文/皮中卫


冷雨夜。
 雨水连成了线,落在黑土地上,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泡。村子里依稀还亮着几盏灯,偶尔的狗叫声也被湮没在了雨水声中。水泡一个接一个破开。没过多久,那几盏亮着的灯也熄灭了。
 村子最南边的一条大河边,停靠着一艘破旧的小船,小船里的挂灯发出微柔的光,摇摇晃晃在河面上,黑铁船桨斜插进河水里,桨柄被雨水浇得冰凉。
 村子的后山坡上是一片坟地,坟地被雨水冲刷得流出了泥浆,缓缓地顺着山间的小路流到山脚下,堆积成了一个个泥土包。
 坟地中间时断时续地传来女婴的啼哭。女婴被平放在一个坟头上,一声声啼哭飘摇在风雨之中,包裹着她的红绿色花布被雨水浸透了,和坟头上的泥土粘连在一起。她睁着眼睛,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水,哭声却越来越弱。
一道明亮的车灯在山坡下闪过。
女婴终于停止了哭泣。
汽车急停在山坡下,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高大的身躯立在山坡下,手中握着手电筒朝山坡上照去。男人褪下雨衣的帽子,任由雨水打在他卷曲的头发,和棱角分明的脸上,他看了看山坡,然后一步步朝着坟地走去。
男人小心地抱起坟头上的女婴,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银色的瓶子。
女婴缓缓睁开了眼睛,男人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把瓶子凑到女婴嘴边,鲜红的液体从瓶子里一点点流出,她像吸吮母乳一样喝着红色的液体——这是鹿血和羊奶混合的血乳。
男人又戴上雨衣的帽子,抱着女婴走下山坡,走进了还亮着车灯的汽车里。他发动汽车,雨刮器一下下生硬地刮在车玻璃上,雨水被分割开,沿着玻璃缓缓流下。汽车开到河边,他抱着女婴钻进了船里,把女婴递给了船里的一个女人手中。
女人慈爱地看着女婴,抱着她虔诚地念诵起咒语:
“EZECHIEL  ZEOFRASE,"
“EORIALAI,”
“CFIRTARH,HRATRIFC,”
“IALAIROE,”
“ESARFOEZ,LEIHCEZE,”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海风似乎就吹进了这艘破旧的船里。
男人划着船,在越下越大的雨中向对岸行去,他的脸上带着北欧人特有的坚毅和果敢。
女婴很快就睡着了,一阵阵凶猛的狗叫声从村子里传来。摇曳在河上的破船,灯光恍恍惚惚。
 

东北,初冬。
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五。
澡堂子里雾气缭绕,排风扇在屋顶的窗户边嗡嗡作响,水汽弥漫在窗户的玻璃上,形成冷却的水珠,池子里冒出滚滚热气。
一排排整齐的淋浴头哗哗地流着欢快的水。男人们光着身子在池子里泡澡,他们的身子完全浸在池水中,只露出一个个脑袋,雪花香皂的泡沫,流淌在洁白的地砖上,像一条条死鱼泛白的肚子。
一些透明的气泡飘荡在澡堂子的空中,穿过雾气一点点升空,然后迅速爆破。
晚上九点整,堂子门厅里的老式石英钟,沉闷地响了九声。
池水突然开始变红了,红色缓缓漾开,像一只只血红的水母,在热水中游来荡去,池子上方的水雾缓缓浓缩成了一团血雾。
澡堂子正中央,悬挂着一盏黄灯泡,微弱的灯光被雾气包裹着,黄灯泡的影子倒映在池水上,仿佛从水底深处升出的一块黑斑。
老式石英钟刚响完第九声,池子里的一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他的胸口遍布一条条密集的刀痕,刀痕下不断流出鲜红的血,顺着他的身体流到池水中,然后继续荡漾开。
男人手拿着刀片,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狠狠地在脖子上划了一下,然后一头扎进了热水里。
 男人的身子像一块石头,迅速沉入了池底,溅起了一池水花,从池底冒出的血,把一池的热水彻底染成了密不透光的红。一把薄薄的刀片也渐渐沉入了池底。
澡堂子在瞬间的沉寂后,爆发出惊悚的喧闹,男人们顾不上穿好衣服,都只穿着短裤,呼喊着跑了出来。
澡堂子里洁白的地砖上洒满了血,池子也俨然变成了一个血池,热气仍然从血池中升腾出来,夹带着挥之不去的腥味。
一个人男人面部朝下,静静地躺在池底。
热气弥漫的澡堂子瞬间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淋浴头还在哗哗地流着欢快的水。
二十分钟后,澡堂子外面围满了人,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迅速封锁了现场。
“保护好现场,澡堂子里的人,谁都不许动。”
警察陈久五从警车中下来,迅速穿过人群,一步步朝着澡堂子里面走去。继而站在澡堂子中央,看着那满池红色的热水,升腾的热气,包裹住了他阴沉的脸。
陈久五的脸上,布满了沉重的阴郁。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9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