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老舍自传 一月人气:390
作者:老舍 一周人气:143
定价:42.80 元 总数人气:4213
ISBN号:978-7-218-12098-0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  
开本:16  
页数:256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老舍先生著述丰富,文笔生动,以其独特的幽默风格和浓郁的民族色彩,以及从内容到形式的雅俗共赏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老舍先生的这本自传,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记录了他爱茶、爱花、爱猫,柔而刚的一生。

作者简介

老舍(1899年-1966年),本名舒庆春,字舍予。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京派文学领袖、杰出的语言大师,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老舍先生是一位全才型文学家,其作品除大量的小说外,有新旧...

评论选读

老舍先生被巴金称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被曹禺称为“中国当代的人杰”;朱光潜认为他的小说屈指可数……他是唯一得到“人民艺术家”称号的现代作家。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畅销美国,《茶馆》震动欧洲,作品被...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童年习冻饿 
2  “庆春”
6   父  亲
11  入 学
17  没有故事 
第二章 糊口四方
22 “五四”
25  英 国
46  新加坡 
第三章 壮岁饱酸辛 
58  济 南
86  青 岛 
第四章 八方风雨 
104  开始流亡 
108  在武汉 
112  写通俗文艺 
115  文协与会刊 
128  入 川 
137  滇行与青蓉行
147  还是写作
153 “文牛”与“愚人”
160  在北碚 
170  望北平 
第五章 旅美译介
174  旅美观感 
178  写与译 
193  启 程 
第六章 晚年逢盛世
196  由三藩市到天津 
201  致劳埃得 
206  “歌德” 
217  在朝鲜 
221  十年笔墨与生活 
235  改造思想 
第七章 滚滚横流水
第八章 再见 

精彩章节

第一章  童年习冻饿
“庆春” 

我是腊月二十三日酉时,全北京的人,包括皇上和文武大臣,都在欢送灶王爷上天的时刻降生的呀!
    灶王爷上了天,我却落了地。
    那是有名的戊戌年啊!
    在我降生的时候,父亲正在皇城的什么角落值班。男不拜月,女不祭灶,自古为然。姑母是寡妇,母亲与二姐也是妇女,我虽是男的,可还不堪重任。
    我的母亲是因为生我,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幸而大姐及时地来到。母亲晕过去半夜,才睁眼看见她的老儿子。大姐把我揣在怀里,一边为母亲的昏迷不醒而落泪,一边又为小弟弟的诞生而高兴。二姐独自立在外间屋,低声地哭起来。天很冷,若不是大姐把我揣起来,不管我的生命力有多么强,恐怕也有不小的危险。
    在生我的第二天,虽然母亲是那么疲倦虚弱,嘴唇还是白的,她可还是不肯不操心。她知道:平常她对别人家的红白事向不缺礼,不管自己怎么发愁为难。现在,她得了“老”儿子,亲友怎能不来贺喜呢?大家来到,拿什么招待呢?父亲还没下班儿,正月的钱粮还没发放。向姑母求援吧,不好意思。跟二姐商议吧,一个小姑娘可有什么主意呢。看一眼身旁的瘦弱的、几乎要了她的命的“老”儿子,她无可如何地落了泪。
    第二天早上,二哥福海搀着大舅妈来到。
    他知道母亲要说什么。“您放心,全交给我啦!明天洗三,七姥姥八姨的总得来十口八口儿的,这儿二妹妹管装烟倒茶,我当厨子,两杯水酒,一碟炒蚕豆,然后是羊肉酸菜热汤儿面,有味儿没味儿,吃个热乎劲儿。好不好?有爱玩小牌儿的,四吊钱一锅。您一丁点心都别操,全有我呢!完了事,您听我一笔账,决不叫您为难!”
    他的确有些本领,使我的洗三办得既经济,又不完全违背“老妈妈论”的原则。

    正十二点,晴美的阳光与尖溜溜的小风把白姥姥和她的满腹吉祥话儿,送进我们的屋中。
    白姥姥在炕上盘腿坐好,宽沿的大铜盆(二哥带来的)里倒上了槐枝艾叶熬成的苦水,冒着热气。参加典礼的老太太们、媳妇们,都先“添盆”,把一些铜钱放入盆中,并说着吉祥话儿。几个花生,几个红、白鸡蛋,也随着“连生贵子”等祝词放入水中。这些钱与东西,在最后,都归“姥姥”拿走。虽然没有去数,我可是知道落水的铜钱并不很多。正因如此,我们才不能不感谢白姥姥的降格相从,亲自出马,同时也足证明白姥姥惹的祸大概并不小。
    边洗边说,白姥姥把说过不知多少遍的祝词又一句不减地说出来:“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作知州!”大家听了,更加佩服白姥姥——她明知盆内的铜钱不多,而仍把吉祥话说得完完全全,不偷工减料,实在不易多得!虽然我后来既没作知县,也没作知州,我可也不能不感谢她把我的全身都洗得干干净净,可能比知县、知州更干净一些。
    洗完,白姥姥又用姜片艾团灸了我的脑门和身上的各重要关节。因此,我一直到年过花甲都没闹过关节炎。她还用一块新青布,沾了些清茶,用力擦我的牙床。我就在这时节哭了起来;误投误撞,这一哭原是大吉之兆!在老妈妈们的词典中,这叫作“响盆”。有无始终坚持不哭、放弃吉利的孩子,我就不知道了。最后,白姥姥拾起一根大葱打了我三下,口中念念有词;“一打聪明,二打伶俐!”这到后来也应验了,我有时候的确和大葱一样聪明。
    这棵葱应当由父亲扔到房上去。就在这紧要关头,我父亲回来了。屋中的活跃是无法形容的!他一进来,大家便一齐向他道喜。他不知请了多少安,说了多少声:“道谢啦!”可是眼睛始终瞭着炕中间。我是经得起父亲的鉴定的,浑身一尘不染,满是槐枝与艾叶的苦味与香气,头发虽然不多不长,却也刚刚梳过。我的啼声也很雄壮。父亲很满意,于是把褡裢中两吊多钱也给了白姥姥。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