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翻盘 一月人气:1333
作者:邰治冶 一周人气:67
定价:43 元 总数人气:5471
ISBN号:978-7-218-12386-8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8年4月  
开本:32  
页数:365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地产大鳄田一珉最初下海时不知深浅,手握“元山现代城”,又投资四千万购得另一块土地,导致资金链断裂,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台商林发权趁火打劫,买通田的副手徐明凯,想以低价兼并其两个项目,不料功亏一匮。他又...

作者简介

邰治冶 曾任电视剧编剧、杂志社总编、房地产公司老总。 编剧作品《大漠英魂》1991年在各省级电视台播出;中篇小说《天荒荒》在《海峡》杂志发表。先后在全国各级杂志发表各类中短篇小说几十篇。获各类报刊杂志奖项数...

评论选读

一本好看的房地产商战小说。 讲述了几个地产大鳄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没有表面的惊天动地,却有暗地里的波涛汹涌。一念之间,成王败寇,商场的残酷与现实,通过小说的文字传达出来,读来惊心动魄。 难得的是,小说除...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1、危机四伏——004
   2、伊人离去——027
   3、救主心切——039
   4、隔岸观火——049
   5、趁火打劫——066
   6、柳暗花明——082
第二章
   1、被人拐卖——102
   2、默契——127
   3、投石问路——144
   4、觅得新欢——158
第三章
   1、二次被卖——181
   2、饭桌搅局——192
   3、盗窃商业机密——208
   4、孩子降临——225
第四章
   1、山雨欲来——244
   2、愁肠百结——260
   3、酒后不乱性——269
   4、一石三鸟——294
   5、各揣心腹事——306
   6、离间计与美人计——322
第五章
   1、遇上好心人——351
   2、女人的宿命——365
   3、净身出户——382
   4、来到世外桃源——399
   5、父亲过世——419
第六章
   1、人为财死——432
   2、相知相见却无緣——438
   3、心有千千结——451
   4、居心叵测——465
   5、故人归来——478
第七章
   1、天下掉下个陶妹妹——490
   2、昨日风情不再——505
   3、钻石王老五求婚——522
   4、又遭潜规則——535
第八章
    1、乡村孩子们的渴望——547
    2、两个女人的情怀——580
3、叶昌德的心事——589  
4、利与色的权衡——595
第九章
    1、城市不属于我们——617
    2、情定終身——643
    3、金融风暴来了——659
    4、老男人捉小情人的奸——674
第十章
   1、村小学的讲堂——691
   2、岌岌可危——708
   3、饮鸩止渴——722
   4、谁是第三只手——738
第十一章
   1、出局——749
   2、断肠人在天涯——764
   3、惶惑——787
   4、远方的呼唤——796

精彩章节

第一章

1、危机四伏

田一珉今天真的崩溃了!
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让他感到有末日坍塌般的感受。坐在办公桌前,那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无时不刻在困扰着他,以致整整一上午也没想出应对困境的韬略, 茫然中只感到灭顶之灾正一点点将他无情的吞噬……
   早上,刚到办公室,就有讨债的材料商追上门来,紧接着陆续有其他供应商和施工队众民工接踵而至。吵闹声、怒骂声混成一片,以至整栋大楼如翻江倒海一般,楼上楼下皆是来来往往上下攒动的人头。
   “骗子、奸商、黑心!”的咒骂声不绝于耳。
   “眼看要过年了,你总不能让我们两手空空的回家吧!”
   “欠农民工的血汗钱不还,你就不怕遭报应!”
    一包工头甚至撂下狠话:“啥也别说,今天你如果还不能把工钱结了,我就把工地的脚手架全拆了,我说到做到!”
  “元山现代城”因资金链断裂已停工六个多月了,其真正的原因是田一珉雄心勃勃,想把企业做大做强,不顾公司副总经理于飞的反对,半年前挪用资金四千万,又投了一项目“海湾緑苑”,导致资金短缺,未按约支付各项材料款和工程款,造成工程眼睁睁停产。
   整整六个多月了,“元山现代城”因地处市区繁华中心,项目一停产,马上引起社会各界的反响和关注,一些原已签约的购房户见工程停下纷纷前来询问。开始时售楼小姐们还巧舌如簧,热情安抚前来质询的客户,并承诺不久就会开工。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工程没有一点开工的迹象,性质也开始变了。客户们由原来的期待变得焦躁了,他们有的甚至提出退房的要求,在得不到妥善的诉求后开始拒付银行的按揭款,这又导致形势变得更为复杂起来。银行贷款部的郭经理已找田一珉多次,并告诫如长此以往不仅公司的信誉受到损害,影响今后的金融往来业务,而且将列入黑名单,如企业发生这样的后果将是致命的。
   田一珉没想到情况会弄得这么糟,他原先设想资金虽然抽走四千万,但房子还在销售,资金不成问题。没想到下半年受大环境影响及国家政策的调整,楼盘销售变得日渐萧条、门庭冷落起来。先前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售楼处此刻鲜有客户造访,弄得售楼小姐们也百无聊赖,人心开始浮动起来。
   更要命的是资金断了导致所有的链条都出现危机。先是建筑材料砖石、水泥等陆续停止供应,紧接着施工队也停工了。整个工地变得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影走动,失去了往日一片吵杂、喧闹的场景。而讨债者却开始天天登门,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眼看要过年了,从那些民工血红的眼神中,田一珉看到的不止是愤怒,而是絶望后的无助和悲凉。他感到深深的自责,由于自己一意孤行,造成了今天不可挽回的局面。如果此时自己有什么可变现的家产,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它拿出来,用于解决民工的工钱。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连房子也是下岗后的房改房。田一珉想到这也很悲哀,自己干了大半辈子了,如今好歹也算个开发商。在南厦的地产界,说出去不仅没人会相信,而且会遭到他人耻笑,可他真就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  
    物业保安处见事态呈扩大化趋势,急忙抽调人员前来维护秩序。他们将各楼层的民工逐步清理出大楼,分散的人流汇聚到楼下,倾刻间更显出声势浩大的场面,黑压压的一片站满了楼下的小广场。“还我血汗钱!”、“不许克扣民工工资!”、“我们要回家! ”等白色横幅醒目地打了出来。一浪高过一浪的讨债浪潮,引得来往的人群驻足观看,这又导致了交通的不畅。人声、车声、喇叭声构成了一幅混乱不堪的场景。
    群情激愤的民工喊了很长时间见毫无反响,又开始向楼门拥来。把守楼口的保安想把门关上,可是已来不及了,愤怒的人们直冲进了楼门,七八个保安见状一齐守住楼梯,坚决不允许民工冲上楼去。另一保安也迅速将电梯锁了起来。民工们被堵在楼下的大堂里,一时间,情绪无处发泄,开始更加高涨起来。个别人开砸一楼窗户的玻璃。倾刻间,破碎声、裂损声一时震惊了广场四周。保安们见事态呈恶化趋势,急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呼啸的警车响着警笛开到楼门前,几个警察全副武装冲下车来,失控的民工见状才不得不安静下来。在警察和保安的劝阻下他们退出了大楼。但外面的民工仍是不停地呐喊和咒骂着。时钟接近九点四十了,市劳动监察执法大队一行四人来到被民工围困的楼下,他们个个表情严肃,神态庄重。“工人师傅们,大家不要采取极端方式,这对解决问题有害无益。你们先回去,相信党和政府,会帮助你们解决问题的!”其中一位对大家高喊起来。
   “什么时候能拿到工钱?”一位民工也高声反问了一句。
   “大家耐心等待,我们马上就去交涉,一会就给各位答复。请相信我们!”四人说完就上楼了。 
    市劳动监察执法大队一行四人来到田一珉的办公室,他们当场拿出一份《劳动执法通知书》交与田一珉,并当场宣读了《劳动法》的相关法律法规。
“快过年了,你欠宏瑞公司的施工费不能再拖了,楼下的情景你也看到了,他们已投诉到市领导和各相关部门,希望尽快解决。”
   “再给些时间吧!”田一珉说。
   “七天时间,到时仍不能偿还,不仅企业列入黑名单,而且还要受到相应的处罚!”一位执法者说。
   “没商量余地?”田一珉说。
   “没商量,这不是菜市场!”执法者说。
    看着田一珉在《通知书》上签了字,四位执法者才走出房门。望着劳动监察执法大队众人在楼下与民工们的对话;望着逐渐散去的民工。田一珉有一肚子的无奈,如果今天他不签字认账,就过不了这一关,民工们也就不会这么快离去。
    正当田一珉焦头烂额的坐在办公桌前苦思冥想去哪儿筹钱时,桌上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好友江枫的妻子余惠雯打来的。 余的电话不仅让田一珉惊愕万分,而且是措手不及。她告诉田一珉,他的前妻何文华带着女儿已来到南厦。找他的理由是户口早已迁来,孩子大了,要接受良好的教育,必须到大城市来学习才能有前途。
    女儿朵朵是田一珉看着一点点长大的,从小就聪慧乖巧,来的前一年还请了钢琴老师教弹琴。夫妻俩人愈演愈烈的矛盾及最后的离异给孩子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田一鸣时常为此感到欠疚。让朵朵来身边是他的心愿,他办户口时就连女儿的一起随迁。但这个时候来南厦显然太不是时候了,抛开他和前妻的积怨不说,单凭眼下的困境,就让田一珉苦不堪言、自顾不暇。他既没条件扶养女儿,更无能力解开眼前的乱麻,更何况还有官司缠身。
    说到官司他又联想到几天前接到法院的五张传票,与他有供需关系的五家企业已将他及所属公司告上法庭,请求判令拖欠的各项费用合计达二千七百多万。
    当田一珉拿到起诉状时就预感到自己已面临山重水覆的地步。他是外地人,来南厦不到七年,基本没什么人脉资源。这么多的债务逼上头来,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拍卖“元山现代城”来抵偿所欠的各种债务。这样一来,原先预算的利润不仅损失殆尽,而且还有亏损的可能。不仅如此,元山房地产公司的名声和信誉将毁于一旦。他再想咸鱼翻身恐怕是难上加难了。这半年来虽然他也四处筹措资金,开了几次股东会,都因意见不统一而作罢,以致拖到今日。原定明天上午再开一次股东会,听听大家有什么新的建议和反映,以决定何去何从。正当他在反复衡量目前的形势时,又有一封特快专递呈送他的面前。只瞥了一眼,他就看到信封下面赫然印有“滨河区人民法院”的字样。田一珉此时已麻木了,他根本无暇顾忌谁又起诉了,只是木木地打开了信封。
   里面的的确确是一张传票,原告鍾美华诉被告田一鸣及其所属公司赔偿其投资人民币一百万及二年零九个月利息的起诉状。
    火上浇油、落井下石。提起鍾美华,他更是有苦说不出。她是田一珉的同学徐明凯介绍来的投资合伙人。徐和田一珉都是北方大学同一系毕业的,现如今就在元山房地产公司任副总经理。当初徐介绍锺美华入股时,田一珉看锺美华第一眼的印象就不怎么好。锺虽已年过四十,但浓妆艳抹、搔首弄耳的神态让田一珉看着很不舒服,加之锺是台湾人,更让田一珉觉得不合适。“你了解这个女人有多少?咱们对台湾人的习性秉赋都不熟悉,将来有了矛盾能摆平吗?”田一珉盯着徐明凯说。
   “一个女人能有多大妖力?再说咱不是缺钱吗!我这也是为公司着想,一百万对咱们来说该不是杯水车薪吧?”徐明凯坚持说。
    看徐如此鼎力推荐,加之公司确需资金,田一珉勉强同意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她首先反水,给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公司又增加了倾覆的筹码。
    按签定的协议,鍾是不可以提出撤资要求的,但鍾抛出的一段话不仅让田一珉惊讶,更让徐明凯刮目相看这个女人。
   “总经理不经股东会批准,擅自挪用巨额资金,已严重违反了《公司法》,如果不还钱给我,那咱们只能去法庭见了!”此话抛出,让田一珉和徐明凯都惊呆了。徐想不到鍾竟然拿这点把柄来要挟公司。但他心里明白,是自己疏远了鍾。此外,重要的是“元山现代城”已停工五个多月了,眼看官司连连,讨债者天天登门闹事,如进入法律诉讼,可能连股本金都要损失大半,这也让鍾看不到希望,萌生退股的意愿。
    此时的田一珉正拿着锺美华的起诉状漫不经心的看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没等田做出反应,门被推开了,法院的两法官径直走了进来。
   “我们收到宏瑞建筑公司的起诉状和部分民工的来访。他们反映:干了一年没拿到一分钱工资,快过年了,希望政府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否则他们连家都回不去了!”两法官开门见山、语气犀利,絲毫没有客套的成份。
   “公司只欠宏瑞六个月的施工费用,根本不存在一年没支付任何钱,至于前期工资应找他的老板去要,而不是我们。”田一珉据理力争。他觉得这样对他来说是太不公平了。
   “他是他,你是你,谁欠都得照付。党和政府一再强调绝不能拖欠农民工的工钱。谁违反这条法律都将受到严惩,希望你不要以身试法,尽快筹钱还他们所得。”两法官说完直盯着田一珉。
  “能不能给些时间?”田一珉说。
  “眼看过年了,只有七天的期限!”两法官异口同声说道。并且将《承诺书》推到田一珉的眼前。
  “我尽量去筹吧,如果筹不到也没办法!”田一珉无奈地签了字,但口中却念念自语。
   “抗拒法律的后果,你应该清楚,到时……”两法官不约而同的看了田一眼,收起《承诺书》,打道回府了。只剩下田一珉心里像塞了一团干草,呆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将近中午了,有人给他送来一盒饭,田一珉只看了一眼,便推开了,他哪还有心思吃得下饭。面对这些来自方方面面、上下左右的压力,他感到自己快被挤压成粉沫尘埃,轻飘飘的浮在空中,给什么风一吹就不知飘向何处了。
七年前,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南厦。而后企业改制,船沉了,他自然落水。办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才知道江湖的水有多深。舞文弄墨他还凑合,现在真刀真枪的拼经济,从别人腰包里掏钱,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年轻时曾听一位名人说过,人的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不容易。他第一件事还没做好,就又改弦易辙,可见还是浮躁作祟。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现在倒好,骑到虎身上,他想下去都难了!
   下午刚上班,工程部小吴就慌慌张张的前来报告:“田总,包工队已开始拆除工地的脚手架了,临街三号楼已拆掉大半……”
    田一珉什么都没想,立即冲出门直奔工地。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只知道拆除临街三号楼的脚手架,就意味向全市宣告“元山现代城”项目彻底停工破产。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不想因自己的失算,而让凝聚了全部心血的“元山现代城”毁于一旦。这就如同产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结晶刚出世就离她而去、永不复返的心情一样。
    当田一珉来到工地时,三号楼脚手架已拆得所剩无几,只有离地面较低的工人师傅还在拆卸中。田一珉见状大声制止:“不准拆!谁给你们的权利?”然而,他的话就像飘过的风一样,没人往耳朵里进。工人师傅仍然在干着他们该干的活儿,没人理会田一珉声嘶力竭的呐喊。田一珉气得冲上去抓住一民工,企图阻止他往下拆卸钢管,谁知那民工为难地说:“我只是一干活的,老板指哪,我就得去哪,要停下,你得去找我们老板,他发话了,那个敢不听!”
    就在田一珉与民工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个早上放狠话的包工头这时出现在田一珉的面前:“田总,你要是把大家的工钱给发了,我马上停工,并且照原样安装上去,怎么样?”他瞟了田一眼。停了一下又说:“如果没有钱,那没办法,这些脚手架拆下来再租出去,也是一笔收入。长期撂在这,总公司也不同意!”他说完了,大声对看着他的工人们嚷开了:“看什么,还不赶紧干活,今天一定要拆完,不完工不下班!”
   “钱、钱、钱!你们就知道钱,怎么一点都不考虑社会影响啊!”田一珉此时真的愤怒了,他直感到血往上头上涌。此时二号楼也开始拆了,听见钢管“咣啷”、“咣啷”的落地声,田一珉的心也一点点地被震碎。突然,他像疯子一样飞奔二号楼的入口处直冲上了楼顶。
  “元山现代城”呈口字状,共二十四层,现已全部封顶,二号楼面西朝东。田一珉冲到楼顶上已大汉淋漓、气喘嘘嘘了。然登高临远,看着都市的鳞次栉比、万千气象,一层高过一层的大厦。田一珉忽然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自打他懂事以来,就像自然界的蚂蚁一样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在凄风苦雨和坎坷不平的路上踰踰独行。没有意外的惊喜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有的只是加倍的努力和百般的勤奋。走到今天,他以为赶上了好时代,碰上了好机遇,谁知他还是时运不济。好不容易近水楼台拿到了一块地,这回该好好干一场了,不料金融危机,银根紧缩。又遇上国家调整政策,房地产遇冷。屋漏偏逢连雨天,真是天亡我也!田一珉站在二号楼顶层上望着空空无也的四周,不禁感慨万千、泪眼朦胧……
不知什么时候,他听到下面一片尖叫和嘈杂声。
“看呐,房地产的老板要跳楼了!!!”
   “他破产了!不跳楼还能怎么办?”
   “这年头常听说跳楼的,亲眼看到还是头一回!”
   “唉!都是钱闹的,以前谁听说过跳楼?也没楼可跳!”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