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王跃文文学回忆录 一月人气:604
作者:王跃文 著 一周人气:187
定价:58.00 元 总数人气:12606
ISBN号:978-7-218-11853-6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7-8  
开本:32  
页数:270  
装帧:精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中国著名作家王跃文关于文学创作的反思以及在文学道路上对人生、社会和历史诸问题的思考,既有对现实的关怀,也有对历史的省思、对原乡故土的深情回望。体裁有对话,有回忆,有随笔,有创作谈和序跋等,是...

作者简介

王跃文,1962年生于湖南溆浦。湖南省作协主席,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国画》《朝夕之间》《大清相国》《苍黄》等。其作品既有对现实的关怀,也有对历史的省思,以及对原乡故土的深情回望。《漫水...

评论选读

从《国画》到《梅次故事》《苍黄》,再到《大清相国》《漫水》,我们看到了王跃文一贯的广度和深度。 从现实关怀到历史省思,再到故土乡情,始终的风读和力度。 王跃文30年创作心路历程,在本书中一览无遗。

作品目录

梅溪湖答客问
我命里注定写小说  / 3
官场是个贬义词  / 21
常识性困惑  / 32
经典是时间追认的  / 43
永远虔诚和谦卑  / 57
《国画》是一曲悲歌  / 72
《大清相国》的虚与实  / 110
《爱历元年》一代人的心灵疼痛  / 134

零碎话
创作之检讨  / 147
与小崔说事  / 154
我写的那些文字  / 162
《大清相国》日本版自序  / 166
拒绝游戏  / 169
我是尴尬人  / 172
我那柔弱而坚韧的乡村  / 174
回到真相  / 177
史实与虚构  / 181
读书太少  / 184
零碎话  / 188
想逃离的日子  / 192
旁观者言  / 195
慢慢写  / 202
旧缘新谊  / 207
我去巴西看别人看球  / 210
一个酒鬼的自白  / 213
我的文青时代  / 216
吃饭太快  / 220
亲情四章  / 224
大哥王跃和  / 237
打油五首  / 244
关于我  / 246

附:王跃文著作年表  / 253

精彩章节

今年清明,我照例回乡挂青。那些埋在黄土里的先人,我只见过奶奶。我自小是奶奶带的,直到她老人家去世。那年,我十三岁。一个夏天的傍晚,我正从学校回家,听村里的人说:你奶奶死了。我吓得喉咙立马干了,在田埂上飞跑。田野虫蛾狂舞,打在脸上生痛。回到家里,空中弥漫着鞭炮和纸钱的烟尘,奶奶已躺在棺木里,棺材盖还没有合上。我伸手摸摸奶奶的额头,凉凉的。
乡下的丧礼要图热闹,当时唱老戏是禁止的,村里安排了文艺演出。一个小节目,故事是一个叫地老鼠的地主,偷生产队的粮食,被女红小兵抓住了。红小兵端着木头削的梭镖不停地刺向地主,反复唱着一句唱词:地老鼠,大坏蛋!我听着很生气,因为我爷爷的诨名就叫老鼠。乡下人都有诨名,平辈间通常不喊大名,多以诨名相称。乡下人不能容忍别人喊自己长辈的名讳,而让人喊自己长辈的诨名简直就是侮辱了。母亲和亲戚们都在哭丧,帮忙的乡亲们只是看热闹,没谁在意正在地场坪演出的小节目。
四十多年过去了,那个荒诞的葬礼我时常都会想起。我爷爷和爷爷的兄弟们,我都没见过。爷爷五兄弟都穷得精光,只有我亲爷爷娶妻成家,养了一个独子,我的父亲。爷爷的兄弟们都是我父亲养老送终,他们的坟也都埋在村庄对面的太平堖上。清明上坟那天,我站在田垄上环顾四野,满眼皆是挂了白的黄土堆。我想起朱自清的“千山一霎头都白”,不知道先生当年清明还乡是何心境?他在外教书,也写写文章。他想过自己手头做的事,同那些故去的先人,同那些活着的父老乡亲,到底有多少关系?
那几天,我谢却所有酬应整理书稿。四月的乡村略有清寒,麻雀在窗外叫得纷乱。我偶尔出门同邻舍说说话,听他们讲讲家长里短。我家对面屋里的男人叫胖子,长我几岁。我从未见他胖过,似乎还越来越干瘦了。我听妈妈说,当年过苦日子,他一岁多,外婆接去住了半年,回来就被人喊作胖子。他外婆家在大山里,五谷杂粮多。他回家时脸上稍有些血色,村里人就都讲他胖了。
我脑子里关于乡村的故事,有自己亲眼目睹的,但大多都是这么听来的。我知道的村里有名望的老辈人,只有一位伯父辈的,两位爷爷辈的。那位伯父辈的叫王楚伟,两位爷爷辈的,一位大名王禹夫,一位大名王悠然。我自小听奶奶说,解放前村里人并不知道王楚伟在外干什么事,他在乡亲们眼里只是一位在长沙读书的富家子弟,回村见了乡亲们很讲究尊卑上下。1949年以后,村里人才听说他是溆浦县第二任共产党地下县委书记。1927年5月,溆浦发生“敬日事变”,县委书记及其同志全部被害。白色恐怖的血腥还在空中弥漫,在长沙求学的年轻共产党员王楚伟回到家乡,重新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二十二年之后,王楚伟组建了革命武装迎接解放军进入溆浦。王楚伟应是很能鼓动的,他的堂叔王悠然是县自卫队队长,居然拉着队伍听从他的号令。王禹夫是村里田地最多的大户人家,毕业于黄埔军校,回乡后投身教育。村里小学就是王禹夫捐地倡建的,他亲自撰写碑文以抗日图强阐明教育之宗旨。王楚伟组建革命武装的发起会议,就是在王禹夫的大窨子屋里召开的。解放后,这三位前辈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地主。王楚伟和王悠然贫病终老,王禹夫经受无数次揪斗后上吊自杀。
我的中篇小说《漫水》,所取素材都是村里的事,就连地名都是真实的。我写这部小说的时候,脑子里全装着村里过去的人和事。我自小听说,土改时马上就要分田分地了,我家还欠着王禹夫家三升米。很多人家欠财主的账都不想再还,我奶奶却在夜里偷偷跑去把米还了。奶奶说,欠的就是欠的,借账是要还的。多年后,这件事常被人说起,有人笑话我奶奶胆小怕事。那些乡亲,有对王禹夫他们拳脚相加的,也有对他们暗自同情的,更多却是围着看热闹的。如今,喧嚣的历史尘埃已经落定,乡亲们谈起王禹夫、王楚伟、王悠然,都说他们是大善人。
村里看过我小说的,只有我的父母兄弟,和几位在外教书的老师。别的乡亲们只说我做事轻松,动动笔头子就赚钱养家了,命好。我的文学,与他们也许确实是没有意义的。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104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