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残袍 一月人气:2942
作者:风御九秋 一周人气:564
定价:35.00 元 总数人气:4146
ISBN号:978-7-218-11342-5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  
开本:16  
页数:312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抗战时期。胶东半岛文登县文化所办事员左登峰偶然间被发配到昆嵛山中看守一座荒废的道观,在道观里遇到了在道观独自艰苦生活了多年的孤女巫心语,两人彼此信任并产生了纯洁的感情并结为夫妻。一个偶然的机会,...

作者简介

  风御九秋,退伍军人,中国作协成员,山东省文登市人,网络创作联赛导师。现为中文在线17K小说网大神级作者,作品均为中文在线人气最高小说,《残袍》为其极富人气的玄幻小说。已出版作品有长篇小说《气御千年》《...

评论选读

  《残袍》系列是中文在线17K修仙大神风御九秋的另一部经典作品,也是其代表作之一,曾在17K网站创下过打赏和阅读量双项记录。主角左登峰为爱人出生入死却又九死不悔的坎坷经历打动了万千读者,被誉为“爱情圣经”...

作品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残破道观
第二章  山中女子
第三章     夜半惊魂
第四章     白骨骷髅
第五章     离奇道术
第六章     渐露端倪
第七章     芙蓉出水
第八章     同床共枕
第九章     十三阴阳
第十章     一件道袍
第十一章   共赴巫山
第十二章   战争临近
第十三章   人穷志短
第十四章   古墓老猫
第十五章   雪夜惊魂
第十六章   祸从天降
第十七章   藤崎大佐
第十八章   生死抉择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
第二十章   阴阳相隔
第二十一章  碎心残袍
第二十二章  玄门泰斗
第二十三章  三位真人
第二十四章  竟在眼前
第二十五章  竹简秘术
第二十六章  人体主脉
第二十七章  修行法门
第二十八章  绝处逢生
第二十九章  寒气木碗
第三十章    暗藏乾坤
第三十一章  冷血旁观
第三十二章  冷血依然
第三十三章  寻找线索
第三十四章  初逢对手
第三十五章  痛下杀手
第三十六章  背井离乡
第三十七章  民不聊生
第三十八章  美女特工
第三十九章  无奈之举
第四十章    包下窑姐
第四十一章  将心比心
第四十二章  与虎谋皮
第四十三章  大开杀戒
第四十四章  独陷虎穴
第四十五章  抓走柳田
第四十六章  不死长生
第四十七章  阴阳五行
第四十八章  兵行险着
第四十九章  良知不泯
第五十章    夜遇高人
第五十一章  一丝希望
第五十二章  夜入少林
第五十三章  荒野偶遇
第五十四章  纯阳玄阴
第五十五章  鬼子挖墓
第五十六章  冲进古墓
第五十七章  莱王陵墓
第五十八章  不得纯阳
第五十九章  鹤立鸡群
第六十章    一飞冲天
第六十一章  至尊之能
第六十二章  大显神威
第六十三章  残袍出世
第六十四章  茅山掌教
第六十五章  生死相随
第六十六章  阴阳玄学

精彩章节

第一章   残破道观

1936年,中华民国二十五年,深秋,傍晚。
胶东半岛,昆嵛山下,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背着铺盖匆匆而行,他的目的地是昆嵛山中一座名叫清水观的道观。
年轻人叫左登峰,今年二十四岁,是个知识分子,就职于文登县文化所,他到这里来并不是来出家的,而是被上头派来看道观的。
按理说道观里都有道士,根本就不用县里派人看守,但是这处道观恰恰没有道士。按理说看道观这种事情不该左登峰来做,但是县里偏偏借口保护宗教文化把给他派来了。
即便如此,当接到上头让他看守清水观的命令时左登峰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立刻收拾行李。这样的结果在他意料之中,他非但不感觉沮丧还很是庆幸,踹了副县长还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看道观就看道观吧,好孬每个月的四块大洋薪水少不了他的。
前天恰逢月末,文化所的工作人员全体放假,左登峰也揣着工资回乡下看老妈,左登峰的家在海边的一个渔村,父亲早年出海遇到了海难,是他妈妈将他和两个姐姐抚养成人的,老人一直寡居,左登峰每次发了工资都会回去一趟,四块大洋分四份,左登峰自己和母亲以及两个嫁到本村的姐姐每人一块。虽然上头儿规定法币为正统货币,但是在民间大洋仍然是最硬的货币,可别小看这一块大洋,这个时候一块大洋可以买十几斤大米,也能买四五斤猪肉,对于连地瓜窝头都不够吃的农村人来说,那可是笔巨款。
回去之后左登峰发现母亲病了,一直咳嗽,左登峰见母亲咳嗽的厉害便没有在家留宿,而是匆忙的返回了县城,想要为母亲买些西药。
左登峰的老家位于县城东南,离县城有六十里,步行得走五六个小时,因而等到左登峰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这时候药房已经关门了,左登峰便没有急于买药,因为就算现在买了也不可能再走回去了,于是左登峰便回到了文化所,想要从文化所的宿舍睡一夜,明早再买药回返。
文化所位于城西,本来是个财主的房子,前几年财主得罪了县长,房子被充了公,后来组建了文化所,这处院子便成了文化所办公的地方。
来到文化所,左登峰发现文化所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插上了。这让左登峰很是疑惑,文化所一到晚上就只有他自己在这里面睡,别的同事都回家了,今天是谁在里面插上了门?
左登峰疑惑的凑近门缝,发现文化所的西厢还有灯光,那里是副所长胡茜的办公室,胡茜是县长王有才的小老婆,挂个副所长的名儿也就是白拿钱的,平时很少来,这么晚了,她的办公室怎么会亮灯?
“有贼!”左登峰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了一个念头,随后便抬手准备拍门。
左登峰犹豫了片刻又没有拍门,而是挑开了门栓,轻手轻脚的走向了西厢。左登峰这么做是有私心的,吓跑了贼和抓住了贼性质可完全不一样,他想抓住小偷去邀功。
走近了西厢,左登峰便听到了屋内有女人的声音,听声音是胡茜本人。胡茜此时正在呼救,虽然音调并不高,但左登峰却清楚的听清了她说的‘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胡茜的呼救声令左登峰热血上涌,看这情形是胡茜前来办公,被流氓给非礼了。左登峰立刻感觉到自己发达的机会来了,如果救下了县长的小妾,自己日后肯定会受到县长的重用。
想及此处,左登峰二话不说就踹开房门冲了进去,房间里的办公桌前趴着一个光屁股女人,女人的后面站着一个男人,裤子也褪到了脚脖子。这一幕早在左登峰的意料之中,因此他并未有任何的迟疑,冲上前去冲着那男人耸动的屁股就是一脚。
这一脚是卯足了劲儿的,一脚下去,后面的男人发出了痛嚎,前面的女人发出了惨叫,痛嚎和惨叫令左登峰猛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应该用手拽而不是用脚踹。
那男人负痛之下转过了身,左登峰一下子呆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嘴角上长着一颗黑痣,黑痣上还有几根黑毛,这人左登峰认识,是副县长孙爱国。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左登峰陷入了短暂的茫然,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一时之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滚出去!”左登峰发愣的空当儿,孙爱国冲他发出了怒吼。
“哦。”左登峰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极力的想要迈步,奈何腿脚发抖不听使唤。
“你还看。”胡茜终于提上了裤子。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左登峰听到胡茜的厉叫,终于勉强迈步退出了房间。
夜晚的秋风吹来,左登峰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拔腿跑出了文化所。在大街上游荡了半天,左登峰的情绪才平稳了下来,自己撞破了孙爱国和胡茜的奸情,还踹了孙爱国,这饭碗怕是保不住了。
左登峰目前的这份工作还是王老爷子生前托人给谋来的,王老爷子是前清北洋水师某舰的帮带,帮带就是舰船指挥官管带的副手,在甲午海战末期左登峰的父亲意外的在海中救起了受伤的王老爷子,王老爷子感恩在前,在左登峰父亲死后便一直接济他们左家,还教左登峰识文断字,直至后来托人为他谋取了这个职位。可惜的是王老爷子在前几年已经过世了,而这个大好人在临终前还惦记着为左登峰物色媳妇儿。
这要没了工作,自己以后可怎么办?左登峰开始犯愁了,虽然王老爷子生前经常接济他们,但是左家的生活并不好过,平日里地瓜面的窝头都不管够,挨饿是常有的事儿。没了工作就没了收入,自己倒好说,大不了种地出海,可是老娘怎么办,这么大岁数了总不能让她老人家再挨饿吧?
在大街上游荡了许久,左登峰最终还是回到了文化所,客栈和旅店县城都有,但是那得花钱,他不舍得花那份儿钱。
回到文化所,孙爱国和胡茜已经走了,左登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辗转了半夜,他最终下了狠心,如果孙爱国或者胡茜要撵走自己,自己就把他们的丑事公诸于众,大不了蛇吞王八全完蛋。
次日,左登峰从药房买到了西药,回了一趟家,不过他并未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家人,事情还没坏到那一步,没必要让家人跟着担心。
周一上班,左登峰一直忐忑不安,中午时分,所长找他谈话,婉转的告诉他工作有变动,让他去看守清水观,左登峰立刻同意了。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左登峰自然不能在文化所呆了,在他看来只要能保住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去哪儿都一样。退一步说即便他不同意也不行,因为现在的文化所不但管着教育和文化,连历史宗教也都在文化所的管辖范围之内,上头儿让他去看守道观也不算额外刁难。
在进山之前,左登峰前往当地的保长家请求对方派个向导,结果保长只是将进山的路径指给了他,并没有派人带路,所以左登峰只能独自一人进山。
左登峰沿着崎岖的山路渐渐的走进了深山,此时已然是深秋,山中杂草泛黄,树落枯叶,一片萧瑟。
时至此刻,左登峰开始在心中暗骂倒霉了,先前还想着救了县长小妾能趁势发达,结果不但没发达反倒被发配了。
此时左登峰脑子里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当时那一脚真踹对了,因为不管当时自己是踹还是拽,到最后自己的下场都一样,都得被发配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我操!”左登峰刚刚想到兔子,就被旁边草丛之中蹿出的一只野兔吓了个激灵。
野兔很快跑远,左登峰一直注视着它消失在了远处的草丛,这才收回目光环视左右,突然出现的野兔令他彻底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此时已经远离县城,眼前是一处自己从未来过的深山,山中的某处有着一座自己从未去过的道观。
左登峰是从海边长大的,从未到过深山,不过他虽然没有来过昆嵛山,他却知道这座位于县城西北八十里的昆嵛山中是有狼的,现在太阳已经偏西了,他开始感觉到恐惧,倘若真遇到了恶狼,以自己一米七五的个头,一百二十斤的体重,还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恐惧感一旦滋生,立刻就会急速蔓延,片刻之后左登峰就感觉头皮发麻,于是快速的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把菜刀,这是临走前去食堂领取文化所配给他的口粮时顺手牵羊从食堂拿来的,孤身进山总得防备着点儿。
菜刀在手,立刻感觉踏实了点儿,不过在这茫茫的大山之中一把菜刀似乎也顶不了多大事儿,一头狼还好说,万一来一群可咋办?
想及此处,左登峰不由得加快了步子,一路小跑儿顺着山中小路望北急行。
没跑多远左登峰就放慢了速度,肩头的铺盖和自己的杂物以及临走时领到的十五斤粮食压的他吃不消了,一下午走出了八十里他就没歇过脚,此时已经筋疲力尽。
好在清水观离山外并不远,翻过两道山梁之后,左登峰终于看到了一座位于山半腰的残破道观,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夜幕笼罩下的清水观半隐半现,远远望去,死寂阴森。 
虽然夜色中的清水观令左登峰毛骨悚然,但他很快就看到了令他心安的东西,一道炊烟正从道观之中袅袅升起。
这道炊烟令左登峰仿佛见到了亲人,迈开大步冲着道观跑去,可是没跑几步他就停住了,
临走的时候所长分明告诉他清水观里已经没人了……

                           第二章  山中女子

既然道观里没有人,那这道炊烟是怎么回事儿?
左登峰疑惑的眺望着那道炊烟,与此同时在脑海之中做出了种种猜测,也许是附近的村民,也许是进山打猎的猎户,总之不可能是土匪,因为这附近没有土匪。
想及此处,左登峰安心不少,放下行李将前几天发工资剩下的那块大洋从上衣口袋摸了出来塞进了鞋底,这才扛起行李冲道观走去。他这么做的目的还是防止道观里有坏人,他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给了母亲和两个姐姐,自己在县城也需要花销,因而这一块大洋是他仅有的钱财。
下了第二道山梁,道路就分叉了,左边一条通向西侧的密林,道路相对较宽,想必是砍柴打猎的村民走的路。右边一条是通往清水观的上山路径,道路相当狭窄,左右两侧的灌木和杂草几乎将道路完全遮住,不过隐约的还是可以看出这条路有人走过。
此时天色已近全黑,左登峰快速的拐上了右边的山路开始登山,清水观所在的山头海拔不会超过五百米,清水观就坐落在阳麓的半山腰,这座山头海拔虽然不高,但是斜度很大,足足二十多分钟左登峰才来到了清水观门外。
到了近前,左登峰傻眼了,从远处看清水观还相对完整,走近了才发现简直是破烂不堪。清水观占地只有几百个平方,前面左侧的院墙已经坍塌了一半,灰色的砖石无章的散落在四处,门楼虽然还在,却已经摇摇欲坠,上面长满了茅草,道观的大门也只剩下了一扇,另一扇早已经不知所踪。
透过坍塌的院墙,道观里的景象一览无遗,左右各自三间厢房还算完整,正中的大殿已经没了房门,黑洞洞的看不见里面的事物,院子正中此时正生着一堆并不旺盛的篝火,篝火旁坐着一个瘦弱的乞丐。
眼前的这一幕令左登峰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这座清水观会破成这个德行,都破成这样儿了,还用的着派人来保护吗?
此时的左登峰在心里将孙爱国和胡茜骂了个狗血喷头,早知道是今天这种局面,当初就该放把火,让那两个不要脸的东西光着屁股跑到大街上。
傻站了片刻之后,左登峰将目光移到了东厢和西厢,这两处厢房还相对完整,门窗都在,不过门窗上的窗纸已经破损了,只剩下了木制窗棱,窗户上没了窗纸,晚上还不得冻死?
就在左登峰在外面探头张望之际,火堆旁的乞丐猛然之间发现了他,匆忙的站起身,连连后退,神情惊恐。
“你别害怕,我是好人。”左登峰急忙冲其挥了挥手,一挥手才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抓着菜刀。
挥手的时候手里还抓着菜刀,换成谁也不会认为这是在表达善意,那乞丐见状立刻转身想要逃跑,奈何门口被左登峰堵住了,情急之下转身跑进了北面的大殿。
“我是好人,我不会伤害你的。”左登峰收起菜刀从院墙的塌陷处走了进去。门楼是不敢走的,风一吹直摇晃。
进入道观之后,左登峰并没有急于进入北面的正殿,而是走近火堆放下了肩头的铺盖,一天之内走了八十里土路和十几里山路令左登峰极为疲倦。
揉着酸痛的肩膀,左登峰发现篝火之中烘烤着两个红薯,想必是那乞丐的晚饭。
“我是县里派来看守这座道观的人,这是我的行李和粮食。”左登峰冲那躲在大殿内的乞丐开口说道。先前左登峰已经发现那乞丐很瘦弱,身高不过一米六。这样的人对左登峰是构不成威胁的。
那乞丐听到左登峰的话,怯怯的从大殿里走了出来,贴着墙角挪到了西厢门口,从那里打量着左登峰。
乞丐打量着左登峰,左登峰也打量着那乞丐,左登峰在第一时间看出了这个乞丐是个女人,这一点倒不是根据她的容貌看出来的,因为她脸上脏兮兮的比锅底还黑,身上的衣服也破旧不堪极为褴褛,但是一双小脚却暴露了她的性别,她穿的鞋子很破很小,尺寸不会超过二十三公分,如果是男人的话,哪怕是少年,脚也不应该这么小。
“我是从县城来的,到这里看守这座道观的,我不是坏人。”左登峰冲那女乞丐开了口,与此同时挤出了一丝自以为真挚的笑容。
那女乞丐闻言并没有什么反应,仍然疑惑而警觉的盯着左登峰。
“你住在这里吗?”左登峰环视左右,发现道观的院子里并无杂草,而且有着人为的打扫痕迹。
女乞丐这次终于有了反应,轻轻的冲左登峰点了点头。
左登峰见女乞丐点头立时放心不少,这表示这个女乞丐不是个疯子,只是个落难到此的女子。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还住在这里,我不撵你。”左登峰开口说道。左登峰极富同情心,对于弱者他从不欺凌。
女乞丐再度点了点头,转而将目光移向了那堆即将熄灭的篝火。
“你平时住在哪个房间?”左登峰蹲下身用树枝将那两个快要烤糊的红薯从火堆中拨了出来。
女乞丐闻言转身看向西厢,这表示她平时就住在那里。
“我以后就住东面的房间。”左登峰待红薯微凉,这才拿起来递向那女乞丐。后者犹豫再三,最终怯怯的走上前一把夺过红薯,转而跑向西厢关门闭户。
在女乞丐上前拿走红薯的这段时间,左登峰做出了另外一个判断,那就是这个女乞丐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做出这样的判断左登峰有三个根据,第一,女乞丐虽然脸上又黑又脏,但是面部皮肤却是紧致的。第二,女乞丐的眼睛很清澈,黑白分明,丝毫没有浑浊的痕迹。最后一点就是女乞丐抓拿红薯的手很白,通过这一点左登峰不但可以判断出她年纪不大,还能判断出这个女人是故意弄脏面目的,目的自然是以此来保护自己。
对于荒野的道观中出现一个年轻的女子左登峰虽然感觉意外,却也没有感觉奇怪,因为现在日本人已经开始侵略中国了,北方很多地方都在打仗,大批的流民灾民纷纷逃到还没有被战火蔓延到的山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灾民一般是成群结队的,这个年轻的女人怎么会没个伴儿?
揣着满心的疑惑,左登峰提起铺盖推开了东厢的房门,借着洋火的光亮,左登峰大致看清了房间的摆设,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东厢虽然相对空旷却很是整洁,正屋正中摆着一张暗红色的虬纹八仙桌,前后左右四张雕花太师椅,除此之外并无他物。
八仙桌上有着一铜质烛台,上面有着半根尚未燃尽的红烛,点燃蜡烛,左登峰率先推门走进了北屋。一进屋左登峰立时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北屋正中南北走向摆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岁月日久,棺盖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
在陌生的环境下猛然之间发现棺材换成谁也会害怕,虽然左登峰是个知识分子,并不相信神鬼之说,但是这口摆放在屋子中央的棺材还是令得他冷汗直冒,慌乱之下匆忙的退了出来,反手拉上了房门。
“什么鬼地方?”左登峰抬起袖子擦去了额头的冷汗暗自心惊。平心而论,左登峰在来清水观之前对这座道观并不了解,他不知道这座道观始建于何年何月,也不知道这座道观先前都住了些什么人,对于道观之中出现棺材的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住在西厢那个女人死去的亲属,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逃难的人不可能带着棺材,另外那具棺材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不像是近些年的东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先前道观里的道士为自己死后准备的,这种可能性大一点儿,至于是人压根儿没死,还是死后放进棺材没来得及安葬,他就无从知晓了,黑灯瞎火的他自然也不会掀开查看。
许久过后,左登峰方才回过神来秉着烛台走向了南屋,在进入南屋之前左登峰已然做好了再看到棺材的准备,不过南屋并没有棺材,而是一铺由泥土盘成的土炕,炕上铺着一张老旧的草席。
将铺盖行李放下之后,左登峰转身走出了屋子,这铺土炕的下面有烧炕的火口,左登峰想寻找柴火烧炕驱寒。
出门之后左登峰发现院子里火堆旁还堆积着少量的树枝,但是这些是那女子拾捡的,他不想随便用,于是便走出道观从野外寻找,此时已然深秋,草木大多泛黄,生火之物并不难寻,片刻之后左登峰就抱着一捆茅草回到了房间。
常年不见火的土炕一开始烧的时候总是冒烟的,好在此时山风不小,没过多久炕下的灶火就燃了起来,左登峰随后外出掰折了大量的树枝,树叶被灶火烘干之后火势更旺。
借着炕下传出的火光,左登峰放下了铺盖,转而壮着胆子拿着先前捆背铺盖的绳子来到了北屋,将北屋的两扇木门捆了起来,他这么做倒并不是担心棺材里会爬出什么东西,而是纯粹的心理作用,这样做令他感觉安全一些。
土炕的温度提起来之后,左登峰放好铺盖躺了下来,事实上眼前的这座道观已经很残破了,根本就没什么值得看守的东西,左登峰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回不去了,孙爱国和胡茜不会让他回县里的,不过他们也不敢克扣自己的工资,不然就是逼着自己把他们的丑事抖出去。
话又说回来了,其实从这里住着也挺好,文化所里全是些官家的亲戚,哪里有真正干工作的,自己从所里每天忙的要死,干的最多,工资最少,本来心理就不平衡,这下好了,自己跑这里躲清闲,让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忙活去吧。
如此一想,左登峰心里舒服许多,暗暗打定主意,等到明天天亮把道观简单收拾一下,把坍塌的院墙重新砌起来,门楼加固加固,还有北屋那口棺材也得弄出去,放那儿怪瘆人的。
背着铺盖粮食走了将近一百里,左登峰早已经疲惫不堪,炕下传来的暖意加重了他的困意,没过多久左登峰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左登峰被一阵沉闷的响声惊醒了。
左登峰苏醒之后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先前的那声木板落地的闷响是从北屋传来的。就在他坐起的同时,北屋再次传来了声响,虽然中间隔着一间正屋,左登峰仍然听出了那是脚步声。
由于刚刚惊醒,左登峰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并开始害怕,
北屋是停放棺材的地方,那里怎么会有脚步声……

                           第三章   夜半惊魂

深更半夜,深山之中,残破的道观,存放棺材的房间发出了异样的声响,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令左登峰瞬时毛骨悚然,倒吸的那口凉气很快便从胸口蔓延到了全身,片刻之后只感觉浑身冰凉。
人在极度惊恐的情况下都会出现思维停滞的现象,左登峰目前就是这种情况,傻傻的坐着,抖如筛糠。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怪不得先前保长死活不肯派人给他带路呢,原来这鸟地方闹鬼呀。
良久过后,左登峰终于从惊恐之中恢复了思维,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退一步说即便有鬼,鬼也不需要走路,传说中它们都是飘着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心中的恐惧大减,不过紧接着另一个更加可怕的念头浮上了他的心头,北屋里唰唰的脚步声仍然在持续,这就表示里面的确有东西在走路,鬼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了,难道,难道,难道诈尸了?
面对未知危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大部分人会选择惊慌逃离,这种逃跑的行为源自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而少部分人则选择面对克服,这一举动靠的不仅仅是勇气,还需要骨子里的倔强,左登峰就是个倔强的人。
“老子今天就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左登峰歇斯底里的高喊了一声,探手抓过身旁的菜刀就下了炕。
下炕之后,左登峰摔倒了,摔倒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刚来这里,还不熟悉这铺土炕的高度,黑暗之中一脚踏空。另一个原因是他在极度恐惧之下浑身发抖,站立不稳,他虽然高喊着冲了下来,不表示他内心不害怕。
摔倒之后左登峰快速的爬了起来跑进了正屋,一脚踹开了正屋的房门,房门踹开之后,些许月光照了进来,这让左登峰胆气稍壮,提着菜刀走到北屋门前,起脚就踹。
不过这一次他没能将门踹开,又起一脚,还是没能将门踹开,左登峰这才想起自己睡觉之前用绳子将两扇门捆在了一起。
就在此时,北屋里再次传来了声响,这次的声响比先前木头落地的声音要小很多,其中夹杂着排压空气而产生的空洞感,不问可知是合拢棺盖而产生的。
“操你妈的,你别跑。”左登峰闻声胆气更壮,挥舞着菜刀将门上的绳索砍断,抬脚踹开了房门,进屋之后径直冲向了那口黑色棺材,挥舞着菜刀疯狂的砍剁着棺盖。
“给老子出来!”左登峰怒极之下探手想要掀开棺盖,可是任凭他如何用力,棺盖始终纹丝不动。
“不是要吓唬我吗,跑什么?出来!”左登峰掀棺未果,重新拿起菜刀砍剁着棺盖泄愤。
许久过后,左登峰终于耗尽了力气瘫坐在地,就在此时,他猛然发现这口黑色的棺材是直接安置在地面上的,这一情况令他心中疑云大起,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处棺材的下方是一处秘密通道,那个试图恐吓他的人就是通过地道进入房间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立刻提着菜刀站了起来,走出屋子来到了院子正中,借着微弱的月光盯着西厢紧闭的房门。
这处道观只有他和那个女人,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女人从密道之中进入了东厢的北屋故意发出声响来吓唬他,目的自然是不想让他留在这里。
左登峰之所以没有立刻进入西厢是因为他的慈悲心理压制住了满腔的怒火,一个年轻的女人独自住在深山之中,日子肯定过的非常清苦,不但要提防野兽还要提防坏人,左登峰能够想象到她所受的苦楚。还有一点就是左登峰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想害他,不然的话完全可以通过没有门闩的正屋进入他睡觉的地方,根本就没必要画蛇添足的装神弄鬼。
院子正中的那堆灰烬令左登峰想起了那女人烘烤红薯的情景,瘦小孱弱,独居深山,形单影孤,食不果腹,这么可怜的一个女人,何必再为难她?
“我得罪了上司,所以他们把我派到这里看守道观,我如果离开这里,他们就会停发我的工资,我的家人就要挨饿。我也不想留在这里,但是我不能走。你以后别吓唬我了,我也不会欺负你。”犹豫了许久,左登峰最终没有冲进西厢,撂下一席话,转身回到了东厢。
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后,左登峰久久无法再度入睡,辗转到凌晨时分,方才迷糊了过去。一觉醒来,艳阳高照,左登峰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已然十一点了,这块王老爷子送给他的手表左登峰一直视若珍宝。
下炕之后,左登峰摘下手表一边上弦一边推门走了出来,出门之后,左登峰发现在门口的台阶上放着一个瓷碗,碗里是几枚熟透了的枣子。
见到碗里的枣子,左登峰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西厢,只见西厢的房门有着一道小缝,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正从门缝里盯着自己。
见此情景,左登峰笑着收回了视线,坐到台阶上拿起了那只瓷碗,抓起一枚枣子咬了一口,被秋霜打过的枣子很甜。
“出来吧。”左登峰冲着西厢开了口。这几枚枣子自然是那女人送来的,目的不言而喻,是对昨天晚上吓唬左登峰而道歉。左登峰肯吃她送来的枣子其实就表示他已经原谅了她。此外左登峰之所以要坐下,是因为坐着说话可以最大程度的消除对方的紧张心理。
左登峰说完之后过了许久西厢的门才被推开了,那衣衫褴褛的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坐到了西厢的台阶上盯着左登峰。
此时临近正午,光线明亮,左登峰终于得以仔细的端详她,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斜襟棉袄,这件棉袄很可能多年未曾洗过了,灰土和污垢附着其上已然遮住了棉袄的本色。下身穿着一件棉裤,情形和棉袄差不多,也很是污秽,上面还有多处剐蹭所致的口子,棉花已然外露,此外棉袄的袖口和棉裤的裤腿都有些短了,这就表明这套衣服很有可能是她少女时期的衣物。
她的头发长而杂乱,由于多年未曾梳洗,头发已经打绺儿,上面还挂着不少的草屑。虽然此时光线很好,但是左登峰仍然看不清她的五官,她脸上的污垢是多年未曾洗脸而积累下的,并非刻意涂黑。
“你是哪里人?”端详了片刻,左登峰出言问道。从昨晚到现在那女人一直没有开过口,所以左登峰无法通过她的口音来判断她是哪里人。
那女人听到左登峰的问话缓缓的摇了摇头,并未回答。
“你昨天晚上那么吓唬我,我如果是坏人的话早就冲进去揍你了,说吧。”左登峰微笑开口。
那女人闻言微笑回应,一笑之间,贝齿尽显。这一幕被细心的左登峰看到了眼里,他感觉这个女人的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岁以下,因为农村人没有刷牙的条件,年纪微大,牙齿就会泛黄。
“你怎么不说话?”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女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转而摇了摇头。
“哦。”左登峰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个哑巴。
“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左登峰好奇的问道。
女人闻言面露难色,很显然她不知道怎样表达才更确切。
左登峰见状无奈摇头,站起身走回了房间,从褡裢里取出了昨天没吃的那两个白馍放到了碗里,转而走出房间向那女人走去,那女人见状急忙站了起来。
“这个给你。”左登峰将那瓷碗递给了那个女人。
女人见到白馍,眼睛立时一亮,不过最终还是摇头没接左登峰手里的瓷碗。
“你叫什么名字?”左登峰笑着将那瓷碗塞进了女人手里。这年头儿白馍是稀罕物,乡下人过年都不一定吃的上。
这话一出口,左登峰立刻感觉自己又强人所难了,这个女人不能说话,怎么会说出自己的名字。
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女人闻言放下瓷碗,就近拾起一块石子儿在地面的灰砖上写下了三个字。
“巫心语?”左登峰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在灰砖上书写的是篆字,字迹很是娟秀,这就说明她先前曾经接受过良好的非正统教育,之所以说是非正统教育是因为现在的学堂和私塾是不传授篆字的。若不是自己在文化所工作,还真不见得能认识这三个篆字。
巫心语闻言立刻轻轻点头,示意左登峰读的没错。 
“谁教你认字的?”左登峰好奇的问道。
“师傅。”巫心语再次书写。
“你师傅是这里的道士?”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巫心语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你师傅呢?”左登峰并不明白巫心语为什么点头又摇头。不过此刻他终于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外面逃难至此的,而是一直就住在这个道观里。
“十年前离开了。”巫心语再次用石子书写,她的篆字很小巧,这些字都是写在同一块灰砖上的。
“那时候你多大?”左登峰间接的询问她的年龄。
巫心语这次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你一个女孩子,住在山里不害怕吗?”左登峰见她不愿透露年龄,便换了另外一个问题。
左登峰的这个问题一出口,他立刻就后悔了,因为巫心语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神和神情立刻变的极为警惕,扔掉手中的石子儿站起身走进西厢并关上了房门,那盛有白馍的瓷碗也没有带走。
先前一直交流的好好的,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左登峰愕然的愣住了。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原因,自己知道巫心语是女人,但是巫心语却以为自己并不知道,所以自己说破她性别之后,她才会突然警惕起来。
“我不问了,馍留给你吃。”左登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站起身走向了北面的正殿。
临近大殿,左登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左登峰转头回望,发现巫心语推开房门冲自己跑了过来。还没等左登峰反应过来,巫心语便冲到了大殿门外伸出双臂挡住了左登峰的去路。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大感疑惑,看了看眼前的巫心语,又抬头看了看前面已经没有了大门的道观正殿,巫心语的这个举动明显是要阻止他进入正殿,
大殿里有什么,她为什么不让自己进去……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11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