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生死对决—温哥华的中国富豪 一月人气:28
作者:柯兆龙 一周人气:4
定价:38 元 总数人气:2313
ISBN号:9787218090665 阅读点数:1000
出版日期:2013-11-1  
开本:16  
页数:408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正义和邪恶在激烈对决 高尚和卑鄙正生死较量 穿越加拿大和中国的双城记 周旋于财富、权力和美色之间 《局里局外》、《情归何处》后续传奇力作 小说以加拿大的经商华人移民生活圈为背景,以移民富商在国内国外商场上...

作者简介

柯兆龙 出生于中国上海,大学前后从事过炼钢、技术、管理、教育和司法等工作,后经商,现居住在加拿大。

评论选读

这本小说赤裸裸地以温哥华富商五花八门的生活为线索,写出了中国富人在温哥华经商社交生活的“全景”,使小说不但可看,更具备了社会学和移民史学上的意义。 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的加拿大移民指南。 ——丁果(加拿大第...

作品目录

引子 /
第一章/
1非常阴谋 /
2神奇的大师 /
3做官的商机 /
4我有事和你说 /
5巧用美人计 /
6“大师”显灵 /
7为公安局长找情人 /
8燃烧的暗恋 /
9姐夫一脸色相 /
第二章 /
1把老公推上妹子的床 /
2总经理人选 /
3不寻常的饭局 /

引子 /
第一章/
1非常阴谋 /
2神奇的大师 /
3做官的商机 /
4我有事和你说 /
5巧用美人计 /
6“大师”显灵 /
7为公安局长找情人 /
8燃烧的暗恋 /
9姐夫一脸色相 /

第二章 /
1把老公推上妹子的床 /
2总经理人选 /
3不寻常的饭局 /
4律师从中国来电 /
5案情剧变 /
6“你觉得她会答应吗” /
7密谋对策 /
8“抛绣球” /
9又使狠招 /

第三章 /
1紧急约见“线人” /
2突然辞职 /
3坏消息 /
4情人态度大转弯 /
5局长发脾气 /
6前夫要来面谈 /
7密会足浴俱乐部 /
8豪华会所的梦 /
9这招好狠 /

第四章 /
1紧急会议 /
2宴请吉米和卡特 /
3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
4机场巧遇 /
5王根宝急了 /
6邂逅情人 /
7坐着军车奔机场 /
8表姐的情敌 /
9蹊跷的飞机误点 /

第五章 /
1电话被窃听 /
2瞧不起华人就走人 /
3书记震怒 /
4遇见了天仙美女 /
5助手“失踪” /
6把脸丢到外国 /
7新的噩梦 /
8同性恋大游行 /
9专案组悄悄行动 /

第六章 /
1秘密录音 /
2租客有点烦 /
3老院长的教诲 /
4一男三女 /
5《承诺书》现身 /
6期盼恋人 /
7紧急商议 /
8美女CEO /
9生死关头 /

第七章 /
1大发雷霆 /
2宴请“情敌” /
3逼上绝路 /
4湖畔求婚 /
5敲开法官的家门 /
6抢着和部长合影 /
7飞赴北京 /
8小心那个男人 /
9转安为危 /

第八章 /
1案情急转直下 /
2约梦中情人游玩 /
3力挽狂澜 /
4此情难忘 /
5庭长亲自上阵 /
6古典音乐会 /
7仇人相见 /
8彼得的心意 /
9赢面几乎是零 /

第九章 /
1受宠若惊的邀请 /
2温哥华来客 /
3“美女杀手”的条件 /
4毒辣的计谋 /
5余国伟失踪 /
6两个坏消息 /
7我这辈子都欠你的 /
8他把自己比作猫 /
9她把自己灌醉 /

尾声 /
1逃亡温哥华 /
2意外的结局 /
3未来的憧憬 /
4前夫结婚了 /

精彩章节

做官的商机
王根宝和薛明约在C市一家叫天外仙居的有名休闲会馆碰头。去的路上,两人都在猜测对方要托自己一件什么样的事。
自从小香给他生了儿子后,王根宝去娱乐场所的次数明显减少了。除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特殊原因,还有就是王根宝实在太喜欢这个宝贝儿子,每天都想回到家里来逗逗他抱抱他。回想起来,这种心情在大女儿茹茹刚出生时曾经有过,那时头一回当爸爸,他感觉十分新鲜。到小女儿媛媛生下来时,王根宝只是木然地看了几眼,再没有半点的兴奋,媛媛从小到大,他几乎就没有认认真真抱过她几回。
薛明提出在天外仙居碰面的时候,王根宝犹豫片刻,随即答应了。他心里明白,薛明听说由他买单,就想喝完酒之后再去玩女人。王根宝知道天外仙居这个地方,是一个大型综合性的娱乐休闲场所,有吃饭,有唱歌,还有桑拿浴。据说那里的三陪小姐至少有二百人,个个都很漂亮。这种高档场子,自然消费也很高,不算包房费和酒钱,请小姐陪坐的话,光小费每人就不低于五百元人民币。如果唱完歌余兴未尽还要去桑拿区来个彻底释放,玩一次又得花费七八百元人民币。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消费一个晚上,他王根宝少说要掏出四五千元人民币来。这些钱可以为宝贝儿子买多少东西啊!不过王根宝毕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该花钱的时候他还是舍得花,只要自己预期的目的能达到,花掉些钱还是值。
晚上六点半的时候,王根宝和薛明前后脚踏入天外仙居一楼的醉仙酒家。这是一家装潢非常考究的酒楼,桌椅号称都是香梨木做的,不管圆桌方桌,台面上都嵌着带花纹的大理石。面对面入座之后,彼此稍事寒暄,王根宝就开始点菜。醉仙酒家是广帮潮州菜,菜价比起其他餐馆高出很多,平时这里的食客并不多。客人一少,上菜就很快。王根宝要了一瓶三十几度的剑南春,让服务员为他们斟上。两人双双举杯,轻碰一下,干了第一杯。
酒过三巡,话题从漫无边际的闲聊转入正题。薛明先问王根宝,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
“你不是也说有事要找我吗?你先说吧。”王根宝主动礼让一步。
“哦,那我就先说了。”薛明收起了他那副习以为常的自以为是模样。他以前除了要从王根宝手里搞点钱占点便宜,从没有真正把这个矿老板放在眼里过。这次情况不同,他有正事需要王根宝来出谋划策,他得努力让自己显得客气些。
“说吧。”王根宝觉察到了薛明的反常。他想,这小子今天是真的有求于我。
“其实并不是我的事,而是我哥哥的事。”薛明说到哥哥时,又习惯地露出优越感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王根宝没有料到原来不是薛明自己,而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省政府薛秘书长有求于自己。
“我哥哥的岗位调动了,马上要出任省产业办主任啦。”
“产业办主任?那可是个美差啊!”王根宝忍不住叫道。他虽然从未混迹于官场,但凭他在商海里沉浮多年,对官场里哪些是肥缺,哪些是闲职还是略知一二的。
薛明得意之极地点点头:“还不止呢,他还兼任了小矿产收购委员会主任。”
王根宝确实从别人那里听说过政府要成立一个机构,专门负责收购省内那些不规范小矿产的工作。为了整理矿产开发这个十分混乱的行业,政府打算拿出一批可观的资金来收购凌乱的民间小矿,把它们全部并入国企大矿的范畴内来加以整合。这样既能够降低涉矿行业的事故率,又可以清理这个行业内的混乱局面。王根宝凭借自己灵敏的嗅觉,立即闻出了里面诱人的味道,这绝对是个捞钱的好机会啊,没想到这棵摇钱树竟落到了薛明哥哥的头上。他情不自禁兴奋起来:“哇,那更是不可多得的肥缺啊!”
“肥缺嘛的确算是肥缺,但是想赚钱还得靠自己创造机会啊,王总你说对不对?”薛明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
“那是那是,天上不会自己掉下馅饼来。”
“所以我来求教你王总,你对这行业里的诀窍应该是熟门熟路吧?你看看这里面的商机怎么样啊?”
“太多了,机会太多了。”王根宝虽然没有马上想出具体的东西,但凭本能他就可以下这个结论。
“哈哈,我知道找你商量准没错。今天我只是给你透个风,也不急于叫你马上拿出什么点子来。这阵你空下来就替我们动动脑筋,看有什么既安全又讨巧的办法可以用。当然,一旦成功,我哥那边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没问题,别的我不敢说,在做矿产这块我自以为是老法师,容我好好想一想,一定会有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的。”王根宝自信满满地说。
“那太好了。我哥还有一个月就正式上任新职,这件事你可要放在心上哦。”
“一定一定。”王根宝一口答应。他想,要是我真的给你们指点出一条生财之道,你们总会分我一杯羹吧!
“接下来就说说你要我做什么吧。”薛明似乎已经达到了今天约见王根宝的基本目的。
“来,我们先喝口酒。”王根宝把两只酒杯加满。
“你先说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既然你王总答应帮我,我当然也会替你分忧解难喽,是不是要我哥哥出面摆平什么事啊?”薛明自作聪明地猜测。
“那倒不是,这件事不必麻烦你哥哥,只需要你出马就行了。”
“我一个人就行了?”
王根宝十分肯定地点点头道:“对你来说也不难。”
“哎呀,那你就快说呗。”
“我想请你去一次云南。”
“去云南?干什么?”
“法院已查封了我们云南的矿,我得想办法把它置换出来。”王根宝故意说了我们的云南矿,这样薛明就不是局外人帮忙了。
“已经查封云南矿了?那怎么可以!”薛明记起自己也是那里的股东之一。
“对方就是咬住云南这个矿不放。”
“这么狡猾,分明是知道那个矿很值钱。”薛明愤愤地道,“那法院同意置换了?”
“法院还没有采纳我们的要求。”王根宝无奈地道。
“既然是法院的决定,你能有什么办法?”薛明有些失望。
“我确实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只是得麻烦你去一趟,找到当地的政府,和他们沟通一番。他们应该还记得你,知道你哥哥的同学这层关系。”
“这个应该不会不记得吧。你要我去和他们沟通什么?”
“想办法让他们出一份公文给法院。”
“究竟是什么办法呢?”
王根宝左右环顾了一番,压低了声音,探头靠近薛明,不慌不忙地讲述着他的计划:“很快会有一家外国的矿业公司到云南矿去考察,你要代表公司董事会出面接待他们,还要把当地政府负责矿产的官员也请来,你们要一起开会,讨论外国公司打算参股云南矿,双方正协商成立中外合资公司的事宜。引入外资在那个偏僻之地可以说是件非同小可的大事,也是政府官员的一大政绩,一定会得到地方政府的积极支持。”
王根宝稍作停顿,薛明急忙问:“我就代表董事会去开个会?”
王根宝慢慢摇头否定道:“不仅如此,最重要的,到时候,你必须要求当地政府出一份证明云南矿即将变成中外合资企业的公文,强调云南矿对地方经济建设和财政收入以及就业政策的重要地位。”
“这是干吗?”
“到时候,我们将此公文递交给法院,你说法院还能不同意置换云南矿?”
薛明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哎呀,不愧是王总啊,脑子那么好使。一步一步计划得如此周到。行了,这趟云南之行我去定了,那个云南矿我也是股东啊,保住那个矿我义不容辞。”
“就因为如此,这次的云南之行非你薛科长莫属啊。即便我自己去,也未必能达到你去的效果,毕竟我的哥哥不是堂堂省政府秘书长嘛。”王根宝趁机给薛明戴了顶高帽子。
薛明哈哈一笑:“那些地方官员我能搞定他们,他们知道我哥哥同学那层关系,不会为难我的,我有把握让他们出公文。”
“有你出马,我们肯定稳操胜券。”王根宝再次捧起薛明。
薛明很高兴,举起酒杯道:“来,我们畅饮一杯,预祝顺利。”
两个人碰碰杯,仰起脖子一口喝干。薛明再次把酒斟满,他忽然问道:“王总,真有那么一家外国公司要去我们云南矿考察吗?”
“当然是真的啦。来的人中有两个老外,还有一个是华侨,他兼做翻译。他们作为先头部队先来摸摸情况,到时你要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他们和我们成立合资公司哦。”王根宝笑嘻嘻说道。
“这个自然,我会把他们搞得服服帖帖。”薛明道,“不过王总,接待他们需要一笔——”
“这个你放心,我会把需要的资金都给你准备好的,不用你掏一分钱。”王根宝截住薛明的话头,及时安慰他。
“那就没问题了。来来,我们把酒喝完,然后上楼去好好玩一玩。今天我们哥俩彻底放松放松,哈哈!”薛明已经初现醉态了。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购买链接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11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