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站!请【登录】【注册】个人中心|我的书架|充值
   
    文学类
书名:百家小集系列:读书太少 一月人气:31
作者:王跃文 一周人气:4
定价:32 元 总数人气:1161
ISBN号:978-7-218-08745-0 阅读点数:
出版日期:2014年5月  
开本:32  
页数:264  
装帧:平装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相关下载

添加收藏

内容简介

从《国画》、《苍黄》到《大清相国》,最新思想随笔《读书太少》保持着王跃文一贯的思想深度。作家不是思想家,但作家必须有思想。《读书太少》既有对现实的密切关注和追问,又有对传统乡村的回望和悼伤,也有对人生...

作者简介

王跃文,当代作家,湖南省溆浦县人。出版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大清相国》《苍黄》《朝夕之间》《亡魂鸟》、小说集《漫水》《无雪之冬》、杂文集《幽默的代价》等。现任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兼...

评论选读

编辑推荐 王岐山亲荐书目《大清相国》作者王跃文的最新思想随笔集。 王跃文首次全面检讨浮生与创作,洞悉冷暖人生,在这里,你能感受一位作家对社会最真切的关怀。 媒体推荐 现在人们惯于把庄严和崇高当做滑稽可笑的...

作品目录

读 史
袁世凯的稻草龙椅
皇帝其实都知道
告别英雄
伏尔泰和年羹尧
权杖与华表
康雍乾
官话
你的石头砸向谁?
中国天天感恩节
素材与灵感
遥想当年高峒元
找个地方打铁去
康熙的真性情
老爷都有坏脾气
读书太少
皇帝见农夫
皇帝也会打招呼
甲申事
雍正十三年
风水轮流转

浮 生
融入大地
想念一所房子
幽默的代价
读书太少
拍手笑沙鸥
太平街寻隐
我的成人礼
四十犹惑
碎片
枕头记
机场革命
板桥•扬州
海上万山行
几个真实故事

所 思
常识性困惑
被平均的大多数
浮世与浮想
别拿学问吓唬人
从自卑亭往上走
张爱玲住在楼上
关于屁股
羊毛出在猪身上
精神原创时代的终结
讲点别的
头发的长短与是非
匪夷所思
从传闻到传闻
信与不信之间
手气不好

检 讨
二十年小说创作之检讨
《小崔说事》准台本
零碎话
拒绝游戏
没法结局
发明一种文本
胡思乱想的日子
文章实难逾古人

精彩章节

官 话
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官话。官场上的事,自古就是说的一套做的一套。比方古代县衙里都立有所谓戒石,上勒四句圣谕:“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戒石立在大堂之外仪门之内,县令升座办案,抬眼就可望见。据考证,戒石源起商周,起先是刻于官员几案之上的“座右铭”,迄今已有二千多年历史。有清以前,不管朝代如何更替,县衙门里的戒石总是有的,不同的只是上头的圣谕或有个别字词之易。但戒石屹立千秋,冤案何止千万!晚清余杭县衙里头肯定也有这么一块戒石,但这并没有阻止县令刘锡彤罗织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冤狱。杨乃武总算捡回一条性命,只因他是举人,冤案引起天下读书人的愤慨,终于闹得慈禧太后都知道了。此桩公案世人皆知,自不必细说。依照清代制度,朝廷明令京官到地方去,或上司到下面去,地方官员或下级不得宴请、馈赠。也就是说,不论多大的官,出差费用自理,不得给下面添麻烦。但实际上完全是两回事。地方官员费时费钱最多的就是接待过往官员,包括依礼恭迎、安排住宿、酒席款待、看戏冶游、馈赠盘缠、送客上马登舟。清朝京官如果只拿俸禄就会很穷,放外任或者出京办差正是他们捞钱的好机会。倘若都按朝廷的规矩办,京官只有穷死。明令官员不准到下面捞钱,而到下面捞钱恰恰是官员发财的正途。地方官和下级不光日常接待得花钱,还得对京官和上级有长年孝敬。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经给康熙皇帝上折子说,“察访两淮浮费甚多,其名目开列于后:一、院费,盐差衙门旧例有寿礼、灯节、代笔、后司、家人等各项浮费,共八万六千一百两。二省费,系江苏督抚司道各衙门规礼共三万四千五百两。三、司费,系运道衙门陋规,共二万四千六百两。四、杂费,系两淮杂用交际,除别敬、过往士夫两款外,尚有六万二千五百两。以上四款,皆派之众商,朝廷正项钱粮未完,此费先已入己。”有意思的是康熙在第二项之后朱批:“此一款去不得,必深得罪于督抚,银钱无多,何苦积害。”原来皇帝老子对此都是睁只睛闭只眼的。再看曹寅所列第四项,所谓“除别敬、过往士夫两款外”,意思就是说这两项也是理该要的。“过往士夫”就是上面讲到的接待费用,“别敬”是指京官被皇帝放了外任,临别之前要给有关京官送银子,托他们日后好好关照,为的是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两项钱,也是皇帝默许的。官场遵守的是“海洋法则”: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扒沙子。底层的官员就只有鱼肉百姓、盘剥更下级的皂吏了。县衙那块戒石原有两面,朝里的是前头说到的四句圣谕,是给县令看的;朝外的是“公生明”三字,是给百姓看的。百姓进门就看见这堂皇三字,再往大堂上一跪,看到的是“明镜高悬”或“清慎勤”的牌匾。这又往往是哄人的。曾有县令快过生日了,十分廉洁地出了了告示:某日就是本老爷的生日,任何人都不得送礼!这种官话,更是信不得了。

皇帝其实都知道

康熙讲究所谓以宽治天下,曾对大学士们说过一番话,大意是说,治国宜宽,宽则得众。若吹毛求疵,天下岂有完人?康熙还举例说,赵申乔任湖南巡抚的时候,大小官员都被他参劾过,难道全省没有一个好官?官之清廉只可论其大方面者。张鹏翮居官很清廉,但他在山东兖州做官时,也曾收过人家的规例钱。张伯行居官也清廉,但他刻了那么多书,而刻一部书非花千金不可。这些钱哪里来的?只是朕不追究而已。两淮盐差官员送人礼物,朕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追究!读了康熙这番话,方知官员清廉与否,皇帝其实都是知道的。似乎康熙也并不在乎官员是否真的清廉,只要大方面说得过去就行了。康熙提到的几位官员,在历史上都有清名,而最清廉的是赵申乔。偏是这个赵申乔,康熙好像并不怎么喜欢。有回,康熙又同大臣们说起赵申乔的清廉,这位英明天子并不以为然,说道,朕相信赵申乔是个清官,但作为封疆大吏,要说他一清二白,朕未必相信!倒是对明知其多少有些贪行的张鹏翮、张伯行,康熙宽宏多了。就我所读到的清史资料,康熙对这两位“张清官”颇多赞赏。康熙朝被史学界称誉较多,但并不妨碍它出产贪官。贪官并不一定都会倒霉的。索额图和明珠都贪,前者死于监牢,后者得享天年。徐乾学和高士奇也都贪,徐被皇上罢斥永不叙用,高告老还乡仍被召回。赵申乔的儿子赵凤诏因贪污被参劾,论罪处斩了。原来康熙说,赵申乔确实清廉,但他养的这个儿子太贪了,应按律处斩!不能臆断康熙杀赵凤诏的真实动机,但他并不喜欢赵申乔这个清官,应是事实。康熙曾责怪赵申乔教子不严,赵便上疏,称自己“不能教子,求赐罢斥!”康熙看了他的折子,龙颜大怒:“今阅赵申乔所奏,其词意愤激,殊非大臣之体。”这时的赵申乔是户部尚书,因失大臣之体,挨了处分,戴罪留用。赵申乔是否真的清廉,不必再去辩护。况且清官多酷,也有不是之处。就说赵申乔,他在湖南巡抚任上,把所有官员都参了,实在有些过分。奇怪的是康熙对官员之好恶,同他们官品之优劣,并没有多大关系。说桩公案,便知康熙如何英明了。李光地和陈梦雷是福建同乡,又是同科进士。康熙十二年,耿精忠在福建造反,当时李陈二人正在老家告假,成了事实上的附逆之人。李陈二人密约,上“蜡丸书”给清廷,告知耿精忠造反详状。可李光地是个夺情卖友之人,上“蜡丸书”时独自具名落款。平叛之后,陈梦雷便成了附逆罪臣,逮捕下狱,贬戍奉天。李光地却扶摇直上,官至文渊阁大学士。李光地非但不救陈梦雷,反而落井下石。陈梦雷很是愤恨,屡屡上告,终无结果。多年之后,闹得康熙都知道了,就在巡视关外时,召见了陈梦雷。康熙却并不想昭雪冤情,而是挑唆陈梦雷说出李光地的不忠之状。陈梦雷倒是个君子,任康熙如何暗示、胁迫,他只说“李某负奴才千般万般,要说他负皇上却没有,奴才怎敢妄说?”康熙若是常人,即使不为陈梦雷的厚道而感动,也应为李光地的忠诚而欣慰。可康熙恰恰不是常人,他是皇帝,非常失望,而且气愤。他斥退陈梦雷,怒道:“你是个罪人,如何见得朕?你今日有话不说,自此后终无见朕之日矣!”原来,这时的康熙想整李光地了,只是治罪无凭。皇帝想治别人的罪,本可不用理由,但若能有些把柄,毕竟方便些。可见,皇帝用人整人,不太关乎官员们的奸忠贪廉,也不关乎国法纲纪。

告别英雄

从来都说时势造英雄。时势者何?乱世也!英雄辈出,必然血雨腥风。相反,英雄无用武之地,实是苍生享太平之日。又所谓成也英雄,败也英雄;更所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那么,王也英雄,寇也英雄。秦始皇扫六合而吞八荒,可谓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的头是怎么顶到天上去的呢?原来他脚下垫着数百万生灵的头颅。史载,秦国破韩,斩首二十四万人;灭魏,斩首十三万人;败赵,斩首四十五万人;而杀人十万以下忽略不计,史家算帐真是阔绰!须知当时华夏大地人口并不多,几万几十万地砍头,经不得几下砍的。难怪百姓古来自称草民!其命如草,割了又长!庆幸中国百姓命贱,不然早被英雄们砍光了。成功了的英雄,哪怕成就了霸业,仍然还要杀人的。秦始皇活埋儒士三百多人,这不是简单的杀人,而是搞文化事业。历代开国皇帝,登基后要做的头等大事,就是大杀功臣。不管是否帝制,只要是专制,概莫能外。哪怕治平之世,杀人仍是家常便饭。比方要开疆劈土,比方要削藩平乱,比方要搞文字狱。君王们需有这些文治武功,才配得上英主尊号。此等成者英雄,被正史、野史和民间传说渲染千百年之后,神武直追天人,叫野心家效法,让老百姓敬畏。也许最敬畏这类英雄的,反倒是皇帝们最爱杀的文化人。康熙、雍正、乾隆很重视文化建设,他们的重大举措首推砍文化人脑袋,杀戮之酷更甚于秦始皇。但是现在的文化人或许同当年被杀的文化人没有血缘关系,才把这三位皇帝捧为千古难寻的圣明之君,单说他们是英雄还嫌大不敬。我们只要打开电视机,就会看见康雍乾们龙行虎步,威风凛凛,爱戴之情,油然而生。败了的英雄,远古如蚩尤、夏桀、商纣,晚近如李闯王、洪天王。远者古渺难考,近者如洪天王,史料汗牛充栋。洪秀全本想认真考个功名,做做官的。可是他资质太差,多次科考都名落孙山之后。最终精神失常,幻想自己是上帝之子,理应君临天下。于是装神弄鬼,纠合些愚顽无赖之徒,横行天下,打家劫舍。但凡洪秀全的所谓义军到过的地方,无不流血漂橹,哀鸿遍野。洪天王和他的太平天国英雄了十四年,而死于英雄伟业的百姓当以百万计算。仅石达开兵败大渡河,就有十万喽罗灰飞烟灭。不管死掉的是“天兵”或是“清妖”,无非是张大娘的儿子杀死了隔壁李大娘的儿子。此类同抢龙椅有关的战争,成与败,正与邪,都只是所谓英雄们的事,百姓们只有流血的份儿。汤因比眼中,英雄无异于野蛮。他说:蛮族驰骋在前一个文明的破碎山河之间,享受了一个短暂的“英雄时代”,但是这种时代没有开辟文明史的新篇章;尽管蛮族的神话和诗歌热情赞颂这种英雄业绩,几乎使后人无法弄清历史真相。汤因比作为历史学家,他的目光是冷峻的。他承认蛮族从历史舞台上清扫了僵死文明的碎片,但它作为英雄存在的任务仅仅是破坏。困扰中国历代王朝的五胡乱华,匈奴人席卷罗马帝国,蒙古人马踏欧亚大陆,等等,都让野蛮人拥有过昙花一现的“英雄时代”。而野蛮的“英雄时代”,则是文明社会拱手奉上的。倘若文明社会自己没出问题,蛮族是不大有可能趁势而入的。倭寇之患,明清为盛,就因为古老帝国自己渐渐露出了可欺负的地方。这里似乎走了题。我不管哪种文明优劣与否,只是排斥涂炭生灵的英雄们。或许拉登们也正在创造着英雄时代?不管汤因比是否将英雄时代打上引号,我关心的只是流血。我怀疑一切嗜血如狂的所谓英雄。某种意义上讲,二十一世纪是以邪恶的方式开辟纪元的。战争作为人类最残酷的游戏,原本仍是有规则的。而拉登和他的911事件把这种罪恶游戏之中残存的一点点儿人性的东西都破坏了。本该神圣的宗教被亵渎,虔诚的教民被蛊惑,不论老人、妇女和儿童,都被送到了枪口之下。充当人肉炸弹残害无辜的宗教狂徒们,竟被拉登和萨达姆们赞赏为英雄。老百姓不需要英雄,他们只想过太平日子。文明理性的社会,只有芸芸众生,只有安静平和,只有爱和自由,只有对勤勉无私的国家管理者的尊重,没有英雄和对英雄的崇拜。

我来说说

点击查看更多

    相关图书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06 广东人民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1106号